广安中文网 > 符文之地:我真的什么都略懂一些 > 第256章蛋妮维雅!变故将生!
最新网址:www.tianshuwx.org
    当天边的第一缕朝阳冉冉升起时,已经闭关锁国三千五百年的以绪塔尔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由于老国王以及九位皇女全部死在了那些突然出现的虚空生物手中,如今能够担起王国重担的似乎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人。

    而这个人,也正是整个以绪塔尔众望所归的新君主--女皇奇亚娜!

    以绪塔尔的守护神墨菲特以及来自恕瑞玛帝国的飞升将军左池一同见证了新女皇的上位。

    在整个以绪塔尔子民的注视下,奇亚娜身着华丽的女皇服饰,缓缓走向了那個刻画着诸多元素印记的祭坛之上。

    祭坛上方,少女手中权杖撑地,眸光从下方的以绪塔尔子民身上扫过,她的眸光已经从一开始的惊慌无措变得淡然。

    诚然,在这一切刚刚到来时,奇亚娜是错愕的,她无比惶恐,更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那时候的她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念头:这些虚空生物难道和左池有关系?

    毕竟左池才刚刚来找过她,承诺要给她以绪塔尔的皇位,后脚虚空生物就出现了,而且还无比精准的杀死了包括她九个姐姐在内的所有有能力和她争夺皇位的人。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飞升者为什么会和虚空有关系?虚空生物又怎么可能会听飞升者的指使?

    再后来,当左池当着整个以绪奥肯子民的面称呼奇亚娜为以绪塔尔新女皇时,那一刻,她的心里再一次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奇亚娜知道,不管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左池所为,她成为女皇都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并且,这件事情就只有她和左池两人知晓!

    只不过,这个刚刚上位的新皇却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只不过,这个代价并非不可接受

    祭坛上,头戴王冠的奇亚娜在宣读了繁杂而漫长的继位宣言之后,她手中权杖轻轻敲了敲祭坛的地面。

    “在这里,我,以绪塔尔第三十三任女皇,有一件事情需要昭告整个以绪塔尔!”

    奇亚娜的话音落下,天地之间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就连墨菲特和左池都是如此。

    奇亚娜的声音再次响起:“即日起,以绪塔尔解除闭关锁国的政策,重新开启以绪塔尔边境线!”

    “派遣军队进入以绪塔尔丛林,一旦发现外敌意图偷盗我国资源,格杀勿论!”

    “最后.”

    听着自家女皇这霸气而又威严的昭告声,每一个以绪塔尔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万丈豪情。

    奇亚娜能够在十位皇女中脱颖而出,并成为每个以绪塔尔人民都爱戴的皇族子弟,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

    以绪塔尔已经沉默了太久太久,是时候有一个人站出来打破一切了。

    不过他们却发现了,自家女皇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

    所有人都在看着奇亚娜,而奇亚娜则将目光投向了远处那个手里握着一把长刀的俊俏男子身上。

    察觉到奇亚娜的目光,左池微微挑眉。

    奇亚娜的声音缓缓响起:“来自恕瑞玛帝国的大将军,本皇需要再次确认,你先前所说的一切是否属实。”

    奇亚娜的话音落下,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左池的身上,甚至不知为何,在场的以绪塔尔人民居然都有些紧张和期待起来。

    而面对他们的目光,左池的神情依旧淡漠如水,他上前一步,轻轻点头。

    “只要以绪塔尔能够成为恕瑞玛帝国的附属国,就可以得到恕瑞玛帝国在军事、政治、经济上的全方位支援,当有人才通过太阳教团的审核时,就可以获得飞升的资格!”

    “就像几千年前时那样,以绪塔尔将会是恕瑞玛帝国的第一个追随者,同样也将会是收到反馈最丰厚的追随者!”

    左池的声音同样如同洪钟大鼓一般在每个以绪塔尔子民的心中响起,这让他们回忆起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岁月。

    尽管他们这一代人并未亲身经历过,但历史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过去的以绪塔尔确实是恕瑞玛帝国的附属国,甚至就连他们如今的守护神墨菲特大人都是第一代飞升者的造物。

    祭坛上,奇亚娜目睹了下方子民的反应,她也知道,自己是时候决断这一切了。

    与左池相隔数百米隔空对视,奇亚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大将军,本皇还需要再次确认,你所说的话是否可以代表恕瑞玛帝国?”

    天空中,左池的右手缓缓抬起,磅礴的飞升之力包裹着他出使以绪塔尔前阿兹尔交给他的旌节缓缓飞起。

    “我是恕瑞玛帝国现任辅国大将军,拥有调遣包括飞升者军团在内的所有恕瑞玛帝国军队的能力。”

    “我所说的话,就是恕瑞玛帝国的态度!”

    令人窒息的飞升者威压再次浮现,奇亚娜的神色也不禁变得有些复杂。

    她缓缓问道:“敢问大将军,如果以绪塔尔拒绝成为恕瑞玛帝国的附属国,恕瑞玛帝国将会如何?”

    “卧榻之侧岂容它人酣睡。”

    左池淡淡一笑:“相信亚托克斯将军应该快要带着飞升者军团从北境归来了,届时,飞升者军团不介意再来以绪塔尔一趟。如果陛下觉得以绪塔尔有能力抵抗恕瑞玛帝国的飞升者军团,大可以任性而为。”

    左池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直接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可偏偏所有人又都知道,他们压根儿就没有和对方抗衡的资本。

    以绪塔尔可不是弗雷尔卓德,这里不仅环境适宜、物产丰富,力量等级还很低,就连低阶半神都没有。

    以绪塔尔要是真能和恕瑞玛帝国叫板,那还至于在暗裔战争爆发时闭关锁国吗?

    什么亚托克斯,什么佐兰妮,不耕完这二里地都不许给我睡觉!

    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奇亚娜最终缓缓点头,说出了如今以绪塔尔唯一可以选择的那个答案。

    “自即日起,以绪塔尔恢复与恕瑞玛帝国的往来通商,以绪塔尔将再次成为恕瑞玛帝国附属国。短期内,以绪塔尔将会派出使者前往恕瑞玛帝国的帝都拜见沙皇陛下。”

    说完这句话,奇亚娜整个人都长长松了口气,就像是一直压在心中的石头终于消失了一样。

    面对自家女皇的诏令,不管是百姓或是官员都并没有人站出来反对。

    开玩笑,在这个节骨眼上站出来反对,那可不仅仅是得罪左池这个恕瑞玛帝国的将军,更要得罪女皇和所有百姓,只有傻子才会去这么做。

    在听到奇亚娜的话时,左池的嘴角也不禁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

    只牺牲了个守旧迂腐的老头还有几个皇女,然后就兵不血刃地完成了一切,相较于大军压境来说自然是很好的。

    至少这样可以少死很多人,以绪塔尔也能够拥有一位真正称职的女皇。

    “明智的决定,女皇陛下。”左池轻声说道。

    他的指尖突然亮起了莹莹星光,同时眉心处的龙头印记同样开始飞快闪烁。

    这一瞬,几乎每一个以绪塔尔人都发现,天地之间的魔法元素突然开始不受他们控制的躁动起来,并且这股反应正在越来越强。

    猛地抬头看去,他们忽然发现,这些魔法元素所汇聚的重点正是左池的指尖!

    而奇亚娜也在看着左池朝她飞去,并来到了她的面前。

    “就当是我作为恕瑞玛的外交使臣赠予女皇陛下的第一个礼物吧。”

    左池的话音落下,在整个以绪塔尔子民的注视下,左池的手指缓缓点在了奇亚娜的眉心之上。

    “嗡!”

    下一瞬,奇亚娜的身体突然轻轻一颤,她的双眼猛地睁大,眼眸中开始倒映出诸多颜色的元素光芒。

    五颜六色的魔法光线开始环绕着奇亚娜的身体盘旋飞舞,同时天地之间那躁动的魔法元素就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般,疯狂的朝着奇亚娜所在的方向涌去。

    站在原地,虽说身体已经失去了控制,但奇亚娜却能清晰的感知到,自己对天地之间的元素魔法的感知正在变得越来越强,自身力量同样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

    下方的以绪塔尔人民自然也都在看着这一切,同时他们眼中的热切之色也愈发浓烈。

    不知过了多久,左池点在奇亚娜眉心的手指缓缓抬起,而奇亚娜也恢复了身体的掌控权。

    有些失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良久之后,她才朝左池重重拱手:“多谢大将军。”

    即便感觉还有些偏差,但奇亚娜依旧可以确定,自己的力量相较于之前至少有了四五倍的提升。

    而这都只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实现的,只是因为左池的一段馈赠!

    突然,奇亚娜似乎也不是那么抗拒成为恕瑞玛帝国的附属国了。

    “我来以绪塔尔的事情都已经完成了,也是时候告辞了。”

    以绪奥肯城外,左池悬浮于空中,与墨菲特一同注视着远处的以绪奥肯城。

    “飞升者大人.”

    看着身旁的左池,墨菲特又一次欲言又止。

    左池笑着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这可不像你啊,上次咱们见面时,你还差点一头把我撞飞呢。”

    左池还记得上次和维鲁斯一同横穿以绪塔尔丛林时,如果不是自己躲得及时,还没有飞升的自己真的要被墨菲特的势不可挡撞到了。

    回忆起曾经的往事,墨菲特也不禁有些尴尬。

    谁又能想到,当初的暗裔居然第二次飞升成为了飞升者,就连左池这个帮凶都成为了恕瑞玛帝国的将军。

    “未来如果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找我。”最终,不善言辞的墨菲特闷声说道。

    左池看着墨菲特身上那因为虚空的腐蚀而变得漆黑狰狞的岩石,他轻声说道:

    “墨菲特,虚空可能马上就要再来了。”

    听到左池的话,墨菲特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不瞒大人说,其实我也发现了这一点,我很清楚,虚空远远没有被完全消灭,他们势必会再次卷土重来。”

    “哦?”左池歪了歪头:“你是怎么发现的?”

    墨菲特说道:“借助主人遗留在我身上的岩石魔法,我能够在地底自由移动,这也让我能够去到更远的大陆另一侧。”

    “我曾在祖安地底深处的矿井中察觉到了虚空的气息,我摧毁了那些矿井,没有让那些采矿人挖到虚空的巢穴,但无论如何,这都能够说明,虚空几乎已经遍布了整个符文之地。”

    “飞升者霍洛克大人虽然封印了虚空裂缝,但是虚空却远远没有被杀死。”

    左池缓缓点头,他不得不承认,这些事情他以前还从未听说过,原来虚空都已经能够从地底深处脱离恕瑞玛大陆,去往别的大陆了吗?

    “如今,想要彻底断绝虚空的侵扰,或许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墨菲特飞快问道。

    左池摩挲着手中长刀的刀身,沉声说道:“杀死所有虚空监视者,战胜卑尔维斯,让她带着所有虚空生物回到虚空位面!”

    感受着左池传递出的情感波动,墨菲特虽然并不知晓左池口中的虚空监视者以及卑尔维斯是谁,但他依旧坚定地说道:

    “墨菲特始终都会在这里等您,为了完成主人未完成的遗志,我万死不辞!”

    处理完以绪塔尔的一切之后,左池撕开面前的空间裂缝,回到了恕瑞玛帝国的帝都之外。

    此时亚托克斯等人都还没有回来,毕竟左池满打满算也才离开了三天而已。

    没有停留,左池直冲皇宫中飞去。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之后,左池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去弗雷尔卓德更加保险一点。

    毕竟在那边,自己可以时常关注嚎哭深渊之下的情况,以便于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虚空裂缝的异动。

    弗雷尔卓德大陆,西方,冰雪神山。

    “哗~!”

    “沃利贝尔,蠢货,动静小点,你压到艾尼维亚了!”

    “奥恩,不需要你来对我指手画脚,明明是我先来的!”

    今天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日子,奥恩和沃利贝尔这对冤家居然会在冰雪神山再次碰头。

    明明没有事先约定,但兄弟来偏偏就还凑在一起了。

    此时。奥恩帮蛋尼维亚拂去蛋壳上的积雪,同时一屁股坐在了蛋尼维亚旁边,还把同样坐在那里的沃利贝尔往一边挤了挤。

    沃利贝尔冷哼一声,背过身去不看奥恩。

    冰雪神山似乎安静了下来,就只有那经久不息的风雪声在山头环绕。

    就这样过去了不知多久,沃利贝尔喷出一口鼻息:

    “奥恩,你察觉到了吗?”

    奥恩没回头,他就和沃利贝尔背靠着背,他同样沉声说道:

    “一万年之前被丽桑卓封印在嚎哭深渊之下的那些东西又要回来了!”

    “这一次,她挡不住了。”沃利贝尔说道:“她甚至找不到足够的臻冰去加固封印。”

    奥恩长叹一声:“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喊左池来帮忙。”

    听奥恩提起左池,沃利贝尔也不禁轻轻点头。

    要说在他们两兄弟的认知中有谁能够与深渊之下的那些东西抗衡,或许也就只有左池了。

    “伱觉得艾尼维亚还要多久才会再次复活?”沃利贝尔问道。

    奥恩摇了摇头:“过去,除非弗雷尔卓德即将遭遇什么重大变故,否则艾尼维亚的生死轮回都很稳定,或许还要很久很久吧。”

    “这样吗”

    再次沉默,沉默了很久很久之后,沃利贝尔率先起身。

    “走了!”

    奥恩一言不发的起身,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走向了炉乡山的方向。

    等到两兄弟离去之后,冰雪神山又重新回到了往日的模样。

    不过,当寒风吹拂而过,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在那枚通体冰蓝色的蛋上时,蛋身却突然轻轻颤动了一下。

    就像奥恩所说的那样,每当弗雷尔卓德即将面临某种重大变故时,象征着生死轮回的冰雪之神就会提前突破命运的桎梏,降临到这方天地之间!

    ——

    (大年三十开始嗓子疼,之后就是鼻塞,流鼻涕,初一开始发烧,昨天更是烧到了三十九度多,八爪差点以为要去见我太奶了。换季了,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

    (本章完)

    
最新网址:www.tianshuwx.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