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嫁奸臣 > 第128章 化妆
最新网址:www.tianshuwx.org
    谁知一连报了十几道菜,都没有沈欲点头的菜,后面报的菜她都不会,但还是没勾起沈欲的食欲。

    这可愁坏了汪挽,她知沈欲有时看似什么都不在乎,但有时也很难伺候。

    比如今日,他这气性,未免也太大了。

    他们二人不过就是形婚,连洞房都没得入过,算不上那种生死相守至死不渝的感情。

    她不理解,沈欲为何气的如此深沉。

    “相爷,您要是不饿,就先喝杯水。”

    绿药见沈欲一直不怎么理夫人,就替汪挽解围道。

    当局者迷,她这个旁观者怎么不知道沈欲的心思,他这是生气有人打夫人的主意了。

    “也好,正好我想起来了,上次买的雨前龙井还没喝,快拿来给丞相尝一尝。”

    绿药立刻跑出去,给沈欲拿龙井。

    沈欲心里烦躁,越发觉得衣领子有些小了,嘞的他快要喘不上气,于是烦躁地一把扯开。

    汪挽立刻上前伺候,发现这衣服小了,许是近日伙食好,沈欲发胖了。

    “紫藤,去把相爷那身藏蓝色长衫拿来,给相爷换一身。”

    “是。”

    紫藤熟练地拿来了衣衫,正要给沈欲换,衣服却被沈欲一把夺走。

    “去去去,让夫人来,你出去。”

    紫藤领命走了出去,走的时候还给沈欲关上了门,并站在门外守着。

    屋子里只剩下汪挽一人了,这是要让她帮忙换衣服的意思。

    汪挽上前一步,自觉地给沈欲解开衣服,帮他脱着,沈欲的目光就在她的头顶,低头就能看到汪挽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平时没事,她们从未离的这么近过,这些日子忙的,汪挽都忘了上一次和沈欲这么近的接触是什么时候。

    屋子安静的出奇,只有衣服摩擦的声音,汪挽聚精会神地给沈欲换衣服,什么也没想,沈欲的目光却变得燥热起来。

    汪挽的美他不是第一次知道,但是这个女人就是有种神奇的魔力,越看越美,越近看,越是美,永远都看不够的样子。

    “本相觉得你还是涂些胭脂水粉好看一些。”

    汪挽一怔,她平日素净惯了,从不涂胭脂水粉,只因大家都说她素净已然是国色天香,若是再涂涂抹抹,没了京都贵女们的活路。

    但近日沈欲忽然让她涂抹,什么意思?是嫌弃她现在不好看了?

    按理说她吃醋了,不应让自己再美了,那样岂不是更嫉妒?

    “相爷说什么?想看我涂胭脂?”

    沈欲伸着胳膊,方便汪挽给他套袖子,衣服穿的很快,就整理的差不多了,沈欲忽然道。

    “紫藤,去拿些胭脂水粉过来。”

    门外的紫藤打开门,看了一眼汪挽,因这太稀奇了,相爷从未吩咐过她拿这些东西,以前甚至不允许出现在夫人的房间,说是涂的太花里胡哨,不好看。

    其实就是舍不得别人多看一眼夫人的美貌。

    这些都是绿药告诉她的,绿药说夫人涂上那些胭脂水粉,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去拿。”

    汪挽吩咐紫藤去拿,小丫头这才去拿。

    很快紫藤就抱着胭脂水粉回来了,后面还跟着绿药。

    她们可是相当激动,很久没看夫人好好打扮自己了,今日打算开开眼界,好好让那些下人看看夫人打扮起来有多美。

    “夫人请坐,奴婢给您画。”

    绿药的手艺是一绝,能给人画的比真人还要美上好几分。

    她拿过手中的粉饼,却被沈欲阻拦道:“我来。”

    三个女人诧异地看着沈欲,难以置信,难道,他要给夫人画?

    沈欲会不会画,她们根本就不知道,绿药起身给沈欲腾出位子。

    汪挽和沈欲面对面,大眼瞪小眼,她心里毛毛躁躁的,自然是不相信沈欲会画,沈欲倒是淡然自若,自信地挺着脊背,拿起黑色的盒子,用毛刷子,抬手就要去画汪挽的眼睛。

    绿药惊慌地说道:”相爷,那是画眉毛的。”

    沈欲的手迟疑了一下,又继续自己的想法:“别说话,本相自有打算。”

    在他眼里,这个黑黑的粉,画眼睛和画眉毛有什么区别?

    沈欲给汪挽画好后,绿药的脸已经拧成了倭瓜,紫藤举着镜子大气不敢出,想把镜子原地打碎。

    沈相把夫人的眼睛都画成了熊猫眼了,她可不敢给夫人看镜子里的自己了。

    “怎么样?快把铜镜拿来,给我看看。”

    汪挽心中还是很期待的,但看绿药和紫藤的表情,她迫不及待想看看沈欲到底给自己画成了什么样子。

    “等下。”

    沈欲拦住紫藤,不让她把铜镜给汪挽。

    “本相还没画好,看不出来什么,等我全部画好了,再看也不迟。”

    沈欲继续拿起一个粉色的木盒,把里面的粉往汪挽脸上拍着。

    拍一半,抬起汪挽的下巴,左右看了看,又继续一本正经的画着。

    汪挽没铜镜,就看紫藤和绿药的表情,沈欲画一下,俩丫鬟就倒抽一口冷气,画一下,她们就皱眉挤眼,不敢看的样子。

    这到底是给她画成什么鬼样子了?

    碍于沈欲今日心情不是很好,汪挽愣是忍着坐定,让沈欲自由发挥。

    沈欲还知道最后涂口红,绿药给汪挽准备的是十分罕见的红油膏,涂在嘴上又红又亮,十分的好看。

    “好了。”

    沈欲十分满意地站起来,高兴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夫人这样才是最美的,以后出去就这么画。”

    到底画成了什么样子才让沈欲这样满意,汪挽接过紫藤手里的镜子,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

    “啊!”

    镜子里的女人吓的汪挽差点把铜镜甩飞,粗如树枝的眉毛,又圆又大的黑眼圈,口红涂到了下巴处。

    活脱脱一个如花!

    汪挽现在终于知道绿药和紫藤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了,这谁见了不得吓的灵魂出窍啊!

    “怎么样?本相画的是不是很好?我觉得夫人这样更美了,以后让绿药和紫藤就照着这个画。”

    这……….

    绿药和紫藤吓的往后退了退,这画功,她们二人实在不敢恭维。
最新网址:www.tianshuwx.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