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中文网 > 古代庶子生存指南 > 第4章 启蒙
最新网址:www.tianshuwx.org
    只可惜这样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很久,没过半月,县试结果出炉,闻怀沛落榜了,回来之后,沛哥儿就大病一场,身子骨更不如以前了。

    严大娘子这些日子愁容满面,她后半辈子的指望就全在闻怀沛身上了,可是沛哥儿身子骨这般不好,如今看来在科举上恐怕不会有太大成就。

    当初她把葛姨娘指过去就是期望着她能生下庶子,这样就算将来沛哥儿有个意外,她也能有个指望。

    可葛姨娘自从生下二姐儿之后就再没有动静,她一向又和姜姨娘不和,倘若有个万一,那岂非要受人摆布。

    迎春阁里阴云密布,但是姜姨娘所在的夏眠院里却是喜气洋洋。

    “你瞧见严婉康那个贱人失落的嘴脸了吗?就大哥儿现在的身子骨,能不能长成还是个问题,待我儿高中那日,非得给那贱人好看。”

    如今这个关口上,姜姨娘也不敢触正院的霉头,惹怒了大娘子倒是不怕,就怕惹怒了老太太。

    毕竟大梁对男子最大的要求不过“忠孝”二字,要是老太太着意要处理她,就是主君也护不住。

    一场危机正在闻府后院酝酿,嫡长子有疾,庶子身子康健,姜姨娘对大娘子不服不敬,若是闻怀沛有个什么意外,那闻府后院必将永无宁日。

    转眼间,怀泽已经过完了三岁的生辰,在这三年里,闻家主要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就是闻怀沛身子骨愈发不好了,如今已经不在学堂读书,只专心在屋里休养,第二件就是闻云锦即将迎来第二次通判任上的考核。

    按照大梁的官吏考核办法,地方官吏在同一个岗位上连任不能超过六年,这也就意味着,这次考核结束之后闻云锦就会离开江宁通判这个位置。

    这几年时间,闻云锦丝毫不敢松懈,认真完成上峰下派的任务,再加上几家人的上下打点,升任的问题不大。

    不过这些都是大人们的事情,眼下怀泽烦恼的是自己的启蒙问题,按照闻家的惯例,哥儿满三岁就要启蒙,这也就意味着怀泽从此告别轻松惬意的生活,要开始悲惨的科举生涯了。

    怀泽在心里盼望着这一天能晚一些到来,可是过完生辰的第二日,怀泽还在陪着老太太用早膳,老太太今日让小厨房做了怀泽最爱吃的火腿煨鱼羹,怀泽第一口还没咽下去,便宜爹就过来了。

    怀泽只好乖乖地站起来,给便宜爹行礼,直到便宜爹在怀泽对面就座,怀泽才小心地坐下。

    瞧着小孙儿委屈的表情,老太太笑笑,招呼着闻云锦赶紧吃,怀泽才放下心来。

    这几年怀泽和老太太相处得十分融洽,家里人都说老太太脾气硬,可是怀泽很有耐心,一点点把自己的孝顺乖巧和知礼懂事展示出来,时日久了,也慢慢打破了老太太的防备。

    每每听到婆子们议论这些,怀泽心中苦笑,他能怎么办,没有生母,大娘子有自己亲生的长子,便宜爹偏疼姜姨娘所出的次子,对自己这个幼子从来没有几个好脸色,就只能牢牢抓住老太太这根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说起来,除了便宜爹每次过来给老太太请安之外,怀泽从来没有单独和便宜爹相处过,这份父子情淡薄的估计还不如室友情。

    闻云锦简单吃了几口,就和老太太道明了来意。

    “母亲,儿子瞧着泽哥儿满三岁了,也该启蒙了,您看要不让他搬到前院去,让孙先生给他启蒙,省得打扰您清静。”

    在便宜爹放下筷子的那一刻,怀泽也按照规矩放下了筷子,此刻听到老爹的话,他只低着头坐在那里,不发一言。

    老太太今日的心情本来不错,昨日泽哥儿生辰,祖孙两个说了好一会儿话,如今听到闻云锦如此偏心的安排,她直接放下手里的筷子。

    当初大哥儿和二哥儿都是闻云锦亲自启蒙的,如今到了泽哥儿这就只能让先生来启蒙了。

    还有搬到前院的时间,二哥儿一直到六岁才搬过去,大哥儿倒是搬过去得早,可是他母亲是当家大娘子,谁敢轻慢,可是放到泽哥儿这里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老太太脸色发青,有这样偏心的爹,受苦的就只有泽哥儿了。

    “无妨,泽哥儿生母早逝,就在我老婆子这再待两年,至于启蒙,就直接让他每日去前院启蒙好了。”

    怀泽听到老太太的话,面露感激之色,随后把头放得更低了,生怕被老爹以为他是恃宠生骄。

    等便宜爹走后,怀泽闷闷地抱住老太太的腿,老太太也不说话,只是任由着他,良久之后怀泽才抬起头。

    “祖母,怀泽一定会好好读书,认真听先生的话,绝对不给您惹麻烦。”

    老太太瞧着他小小年纪已经十分通透,不禁觉得怅然,把孙儿拉起来坐在榻上,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就像小时候摇着他的摇篮一样。

    “好孩子,这府里谁敢找我老婆子的麻烦,你在前院读书千万不要委屈自己,该骂就骂,该找祖母撑腰就来找祖母,我看有谁敢欺负我们泽哥儿。”

    祖孙两个依偎在一起,絮絮叨叨了许多,直到老太太身边贴身的王嬷嬷过来提醒,才回拢了精神。

    怀泽的正式启蒙就定在后日,这两天老太太一直在给小孙儿准备启蒙用的东西。

    他如今的年纪还太小,所以老太太叫人准备的都是迷你版的毛笔,其中有一支紫毫笔通身精致,一看就非常贵重,怀泽推辞了好几次,王嬷嬷才笑着和他解释。

    “三少爷收着吧,这是老太太当年的陪嫁,特意叫老婆子找出来给三少爷的。”

    老太太闭着眼睛在旁边点点头,怀泽感激地和老太太郑重行礼,他明白老太太的心意,前头两个哥哥都有生母贴补,身边也不缺这些珍贵的物件,只有怀泽,出身不高,母家单薄,老太太也是担心怀泽在前院被人看轻了。

    除了上学必备的物品之外,老太太这两天还忙着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给怀泽选书童。

    老太太从怀泽生日之前就在庄子里面挑选,最后选出了两个比怀泽大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今日下午就带到怀泽面前,让怀泽看合不合适。

    对于这两个小男孩来说,能从庄子上被选到主家,已经是天大的恩惠,毕竟作为少爷的书童,他们将来的前程可比留在庄子上要强得多。

    所以两个小男孩的眼神里都是渴望,倒是让怀泽生出一股愧疚之情,比起这些孩子们,自己的投胎已经好上许多了。

    老太太的眼光自是没得说,怀泽最后给其中那个年纪稍大但沉稳的起名为观棋,给那个年纪稍小但活泼机灵的起名为明棋。

    第二日一大早,怀泽就带着两个小伙伴踏上了往前院启蒙的路。
最新网址:www.tianshuwx.org